[GP] 100127 - 7Q

翻译有授权,转载请申请。需要TXT收藏的亲,我可以提供,但是请抵制无授权TXT文包下载。鞠躬。

↓请戳继续阅读↓
西弗勒斯猛地闭上眼睛。

哈利的手滑到他的颈后,轻柔地压了一下,他低下头,陷进一个吻里——哈利的气息包围了他,让他几乎产生了他们合而为一的错觉。

他无法确定究竟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他还是哈利的膝盖因这个吻而发软,总之他们默契地双双跪下,在跳动的火光前继续亲吻。

尽管下面垫着厚厚的地毯,地牢的石头地面依然很坚硬。他的嘴被哈利占据着,除此之外,其他所有都无法引起他的注意。然后他们都侧躺下来,依然沉浸在彼此的吻和拥抱之中。紧接着,哈利翻到了他的身上。

这个姿势使得他们的身高差不再成为什么障碍,起码哈利能足够关注他的关键部位,而他也的确这样做了。西弗勒斯从未感到如此安全,在哈利温暖的重量下,他仿佛拥有了另外一个小小的世界——并谢绝打扰。

抵着他的那张嘴知道它想要什么,也懂得如何去获得想要的东西。这是西弗勒斯所能知道的最具占有欲的吻,暗含在其中的那种坚定的保护欲对他而言如此不同寻常,他从未想过会有人真的渴望他。

当波特的舌尖再次扫过他的唇,他完全没有想过要拒绝,他只是张开唇,接受了哈利的碰触,舌与舌的亲密纠缠使得他尝到了哈利口中诱人的味道。

他的反应取悦了哈利。即便西弗勒斯未能从吻中察觉出来,抵着他右髋的脉动着的硬挺已经给了他足够的暗示。

哈利自己好像也意识到了,他沉下自己的盆骨,让自己的昂扬紧紧抵着西弗勒斯的腹股沟,在他身上点燃他自己也不自知的欲望的火种。一阵又一阵的快感袭击着他,他所感受到的一切都让他产生了近乎恐惧的情绪。他知道如果他要继续生存下去就应该把哈利推开,但是他的身体根本不曾理会他的理智,他反而伸出了手将波特拉近——他无力抵抗这种诱惑。

当哈利终于放开他的唇时,西弗勒斯本打算在此情此景中唤回些许理智,但是那张温润的嘴却下移到他的喉部,轻轻吮吸着他的喉结。这时他只能呻吟着任他为所欲为。他完全不懂得如何抵御这样的侵袭,老实说,他也从来不曾相信这样的感觉真实存在。

他又究竟有多了解这种欢愉?他自己的手?不是什么最好的选择,但已是他能给出的最好答案。或者是在他还只能算是个孩子的时候被推倒在干草堆上?他能回想起来的只有彼此疯狂的探索,他的裤子被拉开,麦秸刺痛了他的臀部,然后他被翻过来,一种更坚硬更疼痛的存在代替了麦秸。接下来的一切,如果没有想像力来扭曲,还有什么能称得上欢愉?

其他的时候呢?在那些媾合里没有亲吻也没有爱抚,他不知道为那些更资深的食死徒们口交或者提供给他们他的屁股算不算得上浪漫的幽会。他为阿不思搜集情报,如果他的嘴或者屁股伺候得够好,让他的情夫们放松身心,他的摄神取念就能派上更大的用场。有时候他的食死徒同伴也会给他性爱上的回馈,他的身体也会有反应。但是通常他在生理上极端厌恶他的床伴,他们碰触他的时候他除了恶心什么都感觉不到。

他想知道哈利怎么看待他,怎么看待他们之间的年龄差距。哈利会厌恶他的身体么,就像他当年对伏地魔的追随者感到反胃一样?

但是……哈利说过,他想要他。哈利碰他的时候也不像是在碰触什么污秽的恶心的东西,相反,哈利抚摸着他就像是对他的皮肤的触感永不餍足。哈利的嘴吸吮着亲吻着他的颈项,他的手在他身上游移,抚触他的脸,他的体侧……每一寸他所能碰触到的肌肤。

当那些手指找到西弗勒斯的乳头,隔着他的衬衫和内衣的数层布料轻轻地拧压的时候,他忍不住叫了出来。这太多了,太多了,已经让他几乎忍不住要射出来,如果他这样就高潮的话,那实在是太尴尬了。

哈利的嘴巴从他一直挨蹭着的颈子上抬起来。没有了令人颤抖的温热的侵袭,湿润的呼吸和炙热的吮吻,西弗勒斯终于能强迫自己睁开眼睛,看着哈利的脸。

哈利两颊通红,就像是他们堆雪城堡在外面冻了太久的那个时候。他的眼睛闪闪发亮,像绿宝石一般,他喘息着伸出颤抖的手指去解西弗勒斯衬衫上的扣子。

他静静躺着,任波特解开他的扣子。哈利的长袍已经散开,半挂在他的肩膀上。西弗勒斯伸出手将它彻底脱了下去,然后抓住里面的蓝条衬衫的衣角,把整件衣服往上掀了起来。

哈利笑着乖乖低下头,让西弗勒斯好把它脱掉。不像西弗勒斯(那般尽可能地将自己包裹严密),哈利里面甚至没有穿内衣。

西弗勒斯忍不住吞咽了一下,盯着哈利光裸的胸膛。他一直想知道哈利是什么样子。自从他们变回来那天早上起,他就没再看过哈利没穿衣服的样子,而他们变回来的那一刻他脑子里乱成一团,也根本没有想到要去看他赤身裸体的样子。

正如他猜测的一样,哈利的胸膛上有整齐健康的黑色胸毛,不是太厚,但是足以将他的胸肌修饰得更加令人赞叹。当他看到粉红色的乳头从它们藏身的地方巧妙地探出头来时,他忍不住抬起身,含住最近的一只。

它尝起来绝妙,就像是哈利的嘴——甜美,微咸,彻彻底底的哈利的味道。他吸吮着它,尽自己所能的虔诚。

他的努力换来了充满整个房间的毫无顾忌的呻吟声,哈利的手收紧了,然后房间里响起了布料被撕碎的声音和小扣子弹跳到壁炉边的声音。紧接着西弗勒斯的内衣就被从裤子里拉出来,他不得不暂时松开一直吮吸着的可口的小硬粒,好让哈利能把他的内衣脱下来。

当西弗勒斯的胸膛也裸露出来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担忧自己单薄光秃的胸膛会不会令他的朋友失望,哈利的嘴就已经牢牢地贴上他左边的乳头,就像是一只固执的帽贝[一种紧紧吸附在岩石上的小型贝类]。

他们持续着这个状态——低下头亲吻彼此的胸膛。西弗勒斯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他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当哈利的手划过他的腹部,绕过皮带的阻碍,覆盖住下方迫切的膨胀的时候,他体内流窜过的兴奋感如此巨大——几乎让他感到了疼痛。当哈利的手小心地握紧,西弗勒斯忍不住仰起头用力地发出一声呻吟,就好像他的阴茎刚刚受到了闪电般的刺激。这种能量几乎将他推向了毁灭的边缘。

他发出的声响让他忍不住为此羞愧。但是似乎哈利也如他一般在大声呻吟着,他就尽量使自己不那么在意。事实上他根本没有思考的余裕,握着他阴茎的那只手知道该做什么,那充满韵律的挤压几乎令他崩溃。他的控制力已经弃他而去,在这极度欢愉的时刻,哈利•波特完全控制着他并拥有着他——就像是他被他的夺魂咒控制了一样。西弗勒斯有点怀疑哈利是否真的下了夺魂咒。在无杖魔法和无声魔法方面,哈利足以被称为大师,但如果这是夺魂咒,那么它似乎也同样强力地作用于波特自己。即使真是这种情况,只要它能让他感受到这许多,西弗勒斯其实并不那样介怀。

哈利磕磕绊绊地摸索着解开西弗勒斯裤子上的纽扣的时候,他为哈利的动作而震惊,这使他全身僵住,他无法不全神贯注地感觉哈利的每一个动作。长裤、内衣、靴子、袜子……所有的衣物都被情色而顺畅地剥下来,随手丢在他旁边的地毯上。

哈利稍稍拉开些距离。西弗勒斯热切地盯着波特用一只手解开自己的牛仔裤,然后好像在一瞬间就胡乱地把它全部脱下。另一套衣服很快也加入到了地毯上的那一堆,造成更加混乱而暧昧的场景。

在只有一片喘息的静默中,他们同时停下动作,开始用目光描摹对方完全赤裸的身体。

哈利的身体远远不像他表面看起来那样——身高不足,并过于纤瘦。西弗勒斯盯着从深色体毛中抬起头来的深红色的粗大阴茎,还有悬在下方沉重的粉色双球。壮美是他唯一想到的辞藻。

西弗勒斯渴望地看着属于他的奖赏,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紧接着他不由地想到哈利会怎么看待他自己的裸体。身高是他唯一的优势。他几乎和哈利一样瘦,但是考虑到他几乎比哈利高出一个头,他看起来就远没有哈利那么迷人了。他的胸膛上没有什么肌肉,体毛像一个一年级学生一样稀疏。再加上那些粉色的伤疤——来自他外祖父母悉心照料的纪念品,无法为它本身增添任何魅力。他甚至不敢想像如果哈利看到他背后纵横交错的鞭笞的伤痕会怎么想。

至于下面……他想他那里应该很大,甚至有点大得不寻常。虽然大部分时候这都可以看作他的优点,但是他的臀部和大腿都太瘦了,西弗勒斯常常觉得自己的阴茎看起来有点大得变态。

“上帝,”哈利低声说。

西弗勒斯抬起目光看向他的朋友的脸,为他也许将在哈利脸上看到的感到畏惧。

哈利专注地看着他,他并没有在他朋友脸上看到类似于恶心的神情。哈利轻轻呢喃着,那双炽热的绿眼睛微微失焦,“难以置信,你看上去像一匹赛马,柔滑、流畅并富于力量。”

听起来不错,好像哈利很满意他所展现的一切。而当哈利的手指直率地抚过他的胸口,那些话听起来如何就再也无关紧要了。现在重要的是他的抚触感觉起来如何,他在那些连绵的抚触中给出了答案——至高无上。

西弗勒斯在快感的冲击下喘息着,哈利用手掌包裹住他的时候,他忍不住发出一声粗野的呻吟。

没有什么能超过紧紧缠绕着他饥渴的肉体的那只手所带给他的感觉,甚至他的第一次高潮,甚至战胜伏地魔,没有任何的感觉可以与之相提并论。这完全超出了西弗勒斯的经验,几乎超过了他所能承受的。他相信就这一只手就可以让他释放,但他还是忍住了。

“变得更大了?”毫无疑问那充满情欲的声音里表现出了浓浓的惊讶。

“恐怕的确如此,”他哑声说道,担心这可能太过了。

“太棒了!”哈利笑着低下了脑袋。

他空虚饥渴的肉体终于被一片狭窄但温热湿润的空间紧紧包裹。在种种与他人的接触中,这是他感觉最好最完美的一次,他以前从来无法想象在与别人相处的时候能得到这样的感受。即使他雷鸣般躁动的心脏就在此刻罢工,他也不会再觉得有任何遗憾。Well,不过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坚持下来,甚至有机会再来一次。

他尽力避免马上射出来——这太羞耻了。但是,他没有办法拒绝哈利黑色的脑袋在俯在他腹股沟上的景象所带给他的强烈快感,光是这样的情景就让他全身心地都沉浸在一种说不清的愉悦中,高潮一寸寸逼向他的底限。他内心深处渴望能够尽量长久地品味此刻的极乐,因为过往的经历已经足以让他了解,无论他的快乐多么微小,都有着朝露般转瞬即逝的本质。更何况,这种喜悦绝对不能称之为渺小——这种毁灭一切的快乐已经超越了他的认知范围。他知道他没有办法坚持住。他甚至还不知道是什么让哈利决定启蒙他这种色情的狂乱,但是他非常感激。

当他竭尽所能地想要将此情此景印刻进他的脑海中时,他的视线撞在了哈利的性器上。波特的阴茎比方才更大了,这景象本身就令人印象深刻。阴茎上奔流的紫色静脉因为显而易见的需要颤动着。

西弗勒斯意识到此刻他是怎样在单方面地享受着一切,怀着体验这份意外之喜的所有美妙之处的心情,他调整了自己的体位,这种姿势可以使他回馈给予他所有快乐的男人。

西弗勒斯将它吸进嘴里的时候,哈利忍不住在他的阴茎边呻吟起来。这个呻吟在他过度敏感的器官上所造成的震动给他带来了全新的快感。接着哈利的味道击中了他,让他迷失其中——微咸,有点苦,但显而易见让他感到满足。波特的味道通过这种方式在他体内蔓延开来,就像是他服下的一帖魔药,随着血液流过了他身体的每一寸。他尽力张开自己的嘴以适应哈利的膨胀,他能感觉到自己对这种味道乃至这个人无比的渴望。遗憾的是,太久的空旷让他生疏于这样的接近。

他的身体终于回忆起应该怎么呼吸和吮吸。哈利发出代表愉悦的呻吟,这声音让斯内普从喉头到阴茎都为之颤抖。西弗勒斯猜测他压抑的呻吟也同样给哈利带来了来自于他的振动,这也许让哈利体验到了他所感受的快感。粗重的喘息声,啧啧的吮吸声响彻房间,在这一曲合奏中他们一起攀向了极乐。

西弗勒斯一生中从未觉得与哪个人如此合拍。这同调的节奏似乎不是他们今晚的新创造,而是一直在某处等待着他们发现,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们找回了久已遗失的宝藏。他们的身体甚至灵魂都似乎对彼此已经了如指掌,只是他们的骄傲和意志蒙蔽了双眼,没有早点发现彼此的牵绊。西弗勒斯为自己这种脆弱得近乎愚蠢的想法感到震惊,他企图否认,但是他怎么可能做到?他尝到的,闻到的,感觉到的全都是哈利,这种时刻他怎么能够否认?

就像是一服需要慢慢熬煮的魔药,快感慢慢积累终于沸腾并喧嚣着寻找出口,哈利和他双双坠入高潮。西弗勒斯上下吞吐的动作静止了,他正在舔舐的柱体猛然迸射出高潮,炽热的液体射进他的喉咙里。就仿佛是一直在等待这一刻,白热炙烤过西弗勒斯的全身,狂喜融化了他的神经中枢,他再也负荷不了的激情像岩浆一般在哈利•波特的嘴里爆发,而哈利就像他一样贪婪地尽数饮下。

直到他们的高潮都彻底平静下来之后,他们才意犹未尽地从彼此的腹股沟上抬起头。

西弗勒斯吞下最后一滴哈利的种子,尽力去习惯它苦涩的滋味。他还记得,当年每次为他的食死徒同胞口交后他总是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彻底地漱口,但这是哈利,这是他想要尽情品尝的味道。

哈利慵懒地仿佛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他挪动到他旁边的地毯上,转脸看向他。因为刚才的激情依然满脸通红,头发蓬乱,眼镜歪斜,但是他躺在那里看起来如此美丽。只是看着他就让西弗勒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西弗勒斯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做才算得体,他慢慢抬头对上哈利的目光,突然想起他们现在的状况。西弗勒斯意识到他们都一丝不挂地躺在他客厅的地上,衣服像落叶一般四散在旁边。

一丝笑意出现在哈利脸上,然后——然后他大笑了起来。

西弗勒斯突然想起干草堆和太过相似的反应,他愣住了。他告诉自己不会是他想的那样,他开口问道,希望尽可能地控制住局面,“怎么了?”

“你。我们还在上学的时候,我们曾经猜测过你会是什么样的,你究竟有没有做过,还有——”

他没有让波特把话说完。西弗勒斯无法相信自己变成了一个怎样的傻瓜,他的整个世界在他周围轰然倒塌,他从波特身边翻滚开,好像那是一具腐烂的尸体。

“相信我已经满足了你的好奇心,”他冷笑道,终于明白今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了。他们的灵魂都对彼此了如指掌……彻头彻尾的胡说八道。很显然他一点都不了解哈利•波特,也永远不会了解。

“西弗勒斯?”波特脸上的笑容褪去,变成了不知所谓的困惑。

“出去,“他小声说。

“什么?“

“我说滚出去!“西弗勒斯的魔杖不知道还纠缠在他们的哪一件衣服里,但是人生中第一次他不需要魔杖。从他还非常小的时候起就再也没有施展过无杖魔法,但是这一次他的怒火立刻得到了展现。

房间里卷起炽热的风。书本,羊皮纸,还有他们丢弃在旁的衣服都被刮起,在他们周围盘旋。斯内普的小摆设,他酒柜里的所有藏品,蜡烛,沙发垫…一切一切没有被牢牢固定住的东西都加入进来变成了危险的流弹。房间里到处响起了玻璃打碎的声音,西弗勒斯感觉到全身上下都有碎玻璃扎进皮肤的刺痛。但是他一点也不在乎这点疼痛——房间里四处飞舞的碎片可能下一秒就削掉他的脑袋,胳膊或者腿,但是这怎么能和和惨遭背叛的剧痛相比。

风把不知所措仍赤身裸体躺在地上的波特裹挟起来,把他扫向大门,哈利的尖叫声响彻房间。旋风扫过前门,门立刻就善解人意地打开。

他看着波特几乎是擦着茶壶被丢出去。西弗勒斯看到的最后一眼就是哈利光着屁股在空中翻滚,接着门马上在他身后砰然关上,巨大的声响在房间里回荡。

波特刚被丢出去,风就平息了。西弗勒斯的物品和他们破碎的衣服纷纷落地,因为材质不同发出不同噼里啪啦的声音。

西弗勒斯紧紧闭上眼睛尽力让自己呼吸,但是他的肺好像冻结了一般,整个身体冷得像冰,他忍不住地颤抖。终于,他呜咽着发出一声嘶哑的喘息。

他都做了什么?他怎么那么笨,竟然会幻想哈利•波特——不,应该说是任何其他正常的巫师——会想要上他,不是出于病态的好奇心想要上他?他不再是一个十七岁懵懂的小白痴了,他该清楚自己是什么东西,他该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的。该死的他到底发什么癔病?

他现在一团糟——只是从身体上来说也是。首先是满身的玻璃渣和小伤口。但是感情上的伤害更痛,他感觉自己永远不可能痊愈——他可以愈合皮肤上的伤口,他可以回复房间的损害,但是他怎么可能修补灵魂在今晚所受到的打击。

哈利玩弄了他之后嘲笑了他——和马尔福多年以前做的一模一样。

哈利……

他突然想起哈利,没有魔杖没有衣服,同样浑身血迹斑斑就被丢在斯莱特林的走廊里,但是他努力压制住那个念头。他干嘛要关心那个杂种怎么样了?波特已经很走运地逃过一劫了——他想起了当年他给马尔福下的诅咒——想想看那个。但是7岁的波特的记忆闪过他的脑海,他做不到。看在当年的小哈利的份上,他不能再报复更多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不是哈利的错。他该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哪怕只是想一想哈利可能会想要他都是亵渎的。都是他自己造成了这一切。波特只不过利用了他的弱点。谁又不会呢?

哈利不会——可是这个答案碾过他破碎的心,他选择忽略。

波特已经显露了他的真面目,这一点他早该意识到的。陷落在不切实际中全都是他自己的错。

西弗勒斯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蠢货,他蜷起自己流血不止的腿抵在胸口,脸埋进瘦骨嶙峋的膝盖里。

深呼吸。他要呼吸,不要思考——他要熬过这一切,这是唯一的出路。




在此首先要感谢狐狸阿姨,是您给我的帮助让GP的后续翻译出现在这里。作为一个H文小白痴加废柴,这篇文说是您的翻译都不为过。
还有许许多多you-know-who & you-don't-konw-who的朋友给予我的无私的帮助。
Thk U.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Myself

濯濯

Author:濯濯


濯小孩搬家了。
新的私博在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没有离开废柴兔。这里很好。只是国内的服务器让心脏玩过山车。
短期这里不会放弃。只是门板上的链接会直接转去新家。
以上。

本站所公开发表的一切翻译内容,都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
任何想要转载的个人和网站,都请联系我得到我和原作者的允许。

Howler
Vanishing Cabinet
Two-way Mirror
Sorting Har
  AoT (8)
  GP (3)
Dance to
Flourish and Blotts
硬盘君吃了吐的乱七八糟
❤Click Here❤
Slytherin Fellows
Marauder's Map
Accio
Apparate
Fidelius Charm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