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tty Man, By triceybabe [给伍仔迟到的生日礼物&谢谢蚁后]

Title: Pretty Man

Author: triceybabe

Giftee: amusette

Beta: wl551

Word Count: 1832

Rating: NC17

Pairing: HP/SS

Warnings: OOC, rimming, AU

Disclaimer: I do not own HP and its affiliates. I'm only playing with them for a bit. I promise to give them back. Maybe.

Summary: Snape is in hiding, from both sides. Harry has never heard of him. They meet whilst Harry is working for the Order... (I hope this works out for you. I've never really done a prompt specifically for someone else before.)
斯内普同时在躲避着黑白两方。哈利从没有听说过他。在哈利为凤凰社工作的时候,二人相遇了……(我希望你可以明白。以前我从没有为谁特别做过提要。)

授权:
Hi!

I'm very flattered that you want to translate my fic. Thank you for the compliment. And I'm sorry that I didn't get your email. More than likely, it went straight into junk mail. I don't mind if you translate my story. Just please keep me up to date on the progress.

With much love,
triceybabe

= =

翻译有授权,转载请申请。需要TXT收藏的亲,我可以提供,但是请抵制无授权TXT文包下载。鞠躬。

↓请戳继续阅读↓

= =

一个年轻人在一个小巷里被一个步履蹒跚的醉汉绊住。那个年长者贴着他堵住他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让这个年轻人无法控制地假笑。最后,他再也忍受不下去,靠在墙上。

“来吧,绿眼睛。让我把你带回家。你需要人好好疼爱一番。我不能就这样把你丢在这里,”那个年长者挑逗着说,他俯身倾向年轻人的时候眼睛里射出邪恶的光。“你不会后悔的。”

“哦,是么,”那个年轻人在对方的唇畔含混地说。“可是谁能保证你不会?”

“什么?”

那个年轻人把嘴唇贴上年长者的耳朵。“昏昏倒地,”他轻声说道,魔杖紧紧地压在年长者的体侧。

咒语的效果立竿见影——年长者的身体瞬间顿住,既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他向后倒去。

“罗兰•雅各布,以当局赋予我的权利,我将逮捕你。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都将作为威森加摩的呈堂证供。”

“波特,别玩了!”沙克尔断然说道。

“是,长官!”哈利说,厚着脸皮敬了给礼。

“啊呀,哈利!我还以为爸爸被麻瓜的玩意儿迷住了呢!”罗恩开玩笑道,出现在视线里。他对着那个动弹不得的男人弯下腰来,嘟囔了一句咒语,然后那个男人开始缩小。

当那个年长的巫师缩小到娃娃大小,罗恩把他放到自己的口袋里。“结案,”红头发的他大声说道。

“收队!”金斯莱下令,幻影移行消失在视线里。[原话是Let’s move out!请自由地PIA吧,这是某濯的恶趣味。]

小队剩下的人也跟着离开,只留下哈利一个人站在小巷里。他弯下腰捡起帽子,掸去上面的灰尘重新戴回头上。

他这么做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的嘎吱嘎吱的声音。哈利转过身抽出魔杖直指陌生人非常显眼的鼻子。

“你是谁?”哈利质问道,他的手迅速搜过那个男人被衣服包裹着的身体,寻找魔杖的魔法签名。一无所获,他后退了一步。“你是谁?”他又问道。

哈利搜身的时候那个男人静静地站着。“托比亚,”他喃喃地说。

哈利对着他眨眨眼。他从没期望一个肮脏的陌生人会有这样的声音。微微低沉,充满韵律感,听起来尤为谨慎,带着直击人心深处的力量,但这嗓音同时也异常性感撩人。“托比亚,”哈利在舌尖品味这个名字,发现自己很喜欢它的发音。“你在我身后鬼鬼祟祟做什么,托比亚?”

托比亚给了哈利一个微微后悔的假笑。“我恐怕我是个该死地好奇的家伙。我看见一个特别黑暗的巷子里的光亮,就走过来看看。”他耸耸肩。

哈利不知道能不能相信他。托比亚很平静。有点太平静了,他暗暗想道。“现在都快三点了。你不应该好好地呆在床上么?”

托比亚摇了摇头,抹掉鼻子上的污痕。“我在工作。”

哈利困惑地偏偏头。“工作?”

那个男人低沉地轻笑起来,打开自己黑糊糊的外套。

哈利低下头,看到这个男子的高跟皮靴,他视线上移看到了彩绘的牛仔裤,露出肚脐的窄窄的条皮肤,到了他单薄的T恤。第一次哈利注意到托比亚肩上长长的黑发。

“我在工作……”托比亚又说了一遍,他看着哈利,哈利这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哦,我知道了。”然后他突然明白过来此情此景的反讽之处。哈利在这里假扮一个麻瓜男妓诱捕一个叛徒巫师,结果遇到一个真正的麻瓜娼妓。他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哈利笑到不得不靠着旁边的建筑稳住自己。

甚至托比亚也迸出一个笑容。“我很高兴我很可笑。”

“不,不!”哈利喘息着说。“不是你!”他花了几分钟才平息下来。当他终于停了下来,他忍不住投给这个男妓赞赏的目光。‘他可真是个美人儿,’哈利想。就在这时,他的肚子咕噜噜地大叫起来。哈利脸红了,他摸摸自己的肚子。“我猜我最好得走了。”

“等等,”托比亚说,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你带着的那根棍子是什么?真的是魔杖么?有魔法的那种?”

“妈的……”这个傲罗喃喃地说。他忘记一忘皆空这个麻瓜了。他耸耸肩把那只手甩开。“你可以这么说。嘿……你饿了么?”

= =

两个人在清晨五点之前离开了薄煎饼铺子。哈利很久没有过这么放松的时刻了。每次他看向托比亚,他都感到浓浓的伤感。他不想一忘皆空了他,他发现自己不想要托比亚忘记他。

托比亚非常机智敏捷。哈利敢说这个男人一定因为他那条锐利的舌头惹过麻烦。这可真有趣,尤其是他的锐利不是针对他的时候。

二人并肩闲逛着。清晨的寒气渗进哈利的骨头里,他好几次都得忍住不要给自己丢一个温暖咒。

“托比亚……为什么?这些都是为什么?虽然你在这种环境下,但是你难以置信地聪明。我只是没办法理解,”哈利说着,他的手无意识地挥着。“你……这不是你。”

托比亚耸耸肩。“我那时候很年轻,还很愚蠢,做了错误的选择,我到现在……该怎么说 ?哦对,后悔。”

“我生来还没有听过比这更含糊的回答了!”哈利呻吟道。

托比亚笑起来,笑容柔和了他冷酷的面容。

他们默默地走着,两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最后,“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哈利主动提出,吞了吞口水。夜晚即将结束,但是哈利还有自己的责任。

托比亚带着哈利跑向公寓大楼的时候一直警惕地看着他。他们到了门口的时候,托比亚转向哈利。“哈利,我——”

“托比亚,我们——”

两个人都停下来凝视对方。他们都笑了。

“你先说,”哈利轻笑着低声说。

“想进来坐坐么?”

哈利笑了。“我很乐意。”

= =

哈利把这个男妓翻过身让他俯卧着。他开心地凝视着身下线条优美的屁股,几乎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他呻吟着。“托比亚……你真是美得难以置信,”他耳语到,倾身俯在他背上轻咬他的耳垂。

托比亚扭动着,挤出声音。“哈利我应该……”

“你就是好看,”他嘟囔着说,截断他的话,他柔软的嘴唇滑下托比亚的颈项,他的舌头舔吻过他的脊椎直到他最终达到目的地。

哈利握住匀称丰满的双球,轻轻揉捏手中的肉体。褶皱的边缘动人地引诱着他。哈利为之倾倒,他俯身轻咬苍白的臀瓣。他温柔地吮吸着,忍不住发出呻吟。仅仅有一盏灯的光照,红色的痕迹依然在他的皮肤衬托下非常明显。哈利在身下人的肌肤上磨蹭着自己带着点胡茬的脸颊,他把鼻子埋进他的臀缝里,深深呼吸他的味道。他在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咆哮。深沉而充满占有欲。

“哦,上帝……哈利……”托比亚叹息道,晃动着他的腰。他曲起膝盖抬高自己的臀部。

哈利又咆哮了一声。他的鼻子上上下下地磨蹭着托比亚的臀缝,很快他的舌头取代了他的鼻尖,他长长地舔吻着那条缝隙。

终于,听够了托比亚无助的呜咽和请求之后,哈利的舌尖才意犹未尽的在边缘打转,微微向里推进。他感觉到小洞些微地向他打开,他毫不犹豫地将舌尖探入。

托比亚尖叫一声,后背像弓一样绷紧。“哈利!”

哈利一边在床单上摩擦他胀大发痛的阴茎,一边贪婪地啧啧出声地品尝着那美味的小穴。他的舌尖进进出出,模仿着一会儿之后他的阴茎将会做的动作。他掰开托比亚的臀瓣努力达到尽可能的深处。他搅动着自己的舌头,品尝每一滴他能碰触到的滋味。

那个娼妓躺在哈利身下喘息着呜咽着请求着。“求你!我……我受不……!哈利!”

慢慢地意犹未尽地,哈利收回舌尖。他把托比亚翻过身,深深地凝望身下人涨红的被泪水湿润的脸庞。哈利俯下身,抬起托比亚的腿放在自己肩上。他吻去他脸上的泪水。“现在我要上你了。”哈利在托比亚耳边低吼。

托比亚点点头,双臂环住哈利的脖子。

哈利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然后快速地准备好自己的阴茎。他调整好位置,一个顺畅的动作,他终于埋进托比亚的身体里。

“上帝……”托比亚勉强挤出声音,他咬住牙关后背绷紧。双目紧闭,但是他分明能看见自己眼前一片金星。“波特……”

哈利如此专注于让他头晕目眩失去控制的欢愉里,没有听见这个小小的口误。[注 1]他几乎整个退出,只留下龟头依然埋在托比亚身体里,然后猛然把自己重新推进。哈利紧紧抓住男子的腰微微地抬起,更方便自己进出托比亚的身体。

托比亚的手在两人之间摸索,随着哈利戳刺的节奏撸动自己的阴茎。

哈利趴在他身上,戳刺越来越快越来越狂野。这个年轻的傲罗的嘴唇捕捉到情人的唇瓣,舌头潜入他的嘴里探索他的口腔。

最后一刻托比亚拱起背部,在哈利嘴边喘息。他高潮了,溅射在两人身体之间。

感到托比亚紧紧地夹住他的男根。仿佛在忍痛一遍,哈利咬紧牙,用自己的种子湿润了褶皱的边缘。他喘息着把自己的脸埋在对方优雅的颈项里。“托比亚……”他慢慢地退出来,已经感觉到恋恋不舍。

哈利跌到托比亚身边躺下。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胸膛随着呼吸起起落落。

托比亚转向他。“哈利,我有话想对你说……”

“我也是,”哈利低声说。

年长者点点头示意他先说。

“我不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今晚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像是施了魔法一般。我呃……我喜欢你……很喜欢。”他伸出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头发,依然感觉十分紧张。“我猜我想说的是我想再见你,如果你允许的话。”

“哈利……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托比亚有点期期艾艾地说。

“说我们还能再见面。”

托比亚笑了,点点头。“可以。”

哈利欣喜地眉开眼笑。“现在轮到你说了。”

西弗勒斯露出一个非常细微的笑容,把自己的胳膊藏在被单下。“没有。什么都没有。”

= =

[注 1]哈利和托比亚相识以来并没有提到自己姓波特。

[译注]因为看到很多亲跟帖提出疑问,就结合自己零零散散的回复把主楼的译注改得详细一点吧。
这是一篇半架空的文。作者的设定是HP和SS从来不曾相识。
SS经历过黑暗之后[从他隐藏自己手臂的举动可以推测他曾是一名食死徒],他选择既不再为伏地魔效命,也不再为凤凰社战斗,他选择躲藏起来,假装自己是一个麻瓜,掩饰所有他是一个巫师的证据。不过因为这篇文太短还不及展开就FIN了,具体架空到什么程度,也就是SS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选择自我放逐,我们不得而知。
SS之所以知道哈利·波特这个人,是因为HP作为大难不死的男孩的名声。
HP没有认出SS是因为他不知道SS这个人的存在。从HP的角度,我们可以看到SS面容的标志性特征还在,所以SS应该没有进行易容,没有变形,没有服用复方汤剂。
- -
关于结尾,我不愿意相信SS会选择背叛。
SS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HP的真实身份,但是作者还是安排他对HP说了那么一段近乎剖白的话,这按理说不是SS的性格,因此我推断SS也是喜欢HP的。
从SS的反应我假设他曾经想要说出实情,但是不曾想HP希望能和他继续下去,因此我宁愿相信最后掩饰的动作是为了许久不曾遇到的温暖而脱口而出的善意的谎言,而不是一个意欲利用的信号。

= =

To 小伍
小伍生日快乐……希望你不会觉得这份礼物太晚……起码我填完了不是么【PIA】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操劳。这么一篇言简意赅的肉,希望能符合大人您的口味~❤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No title

谢谢粥粥的爱心受肉粥(我可没打错字哟噗
我很喜欢虽然不是我期待中的·甜蜜·猥琐·东坡肉
不过依然非常满足哟》3《
过年这几天吃的太油腻了刚好来点清淡的缓缓
请相信未来的某个时刻我会给你画签名当回礼的(看我真诚的眼神!
礼尚往来嘛噗噗

No title

好喜歡這篇啊,以前就看過原文
作者對濯濯真好,特別寫了提要

Re: leeyiin

> 好喜歡這篇啊,以前就看過原文
> 作者對濯濯真好,特別寫了提要

leeyiin喜歡就好。不過這篇在煉製間的反應……有點出乎我的意料。很多親都反應看不懂。
那個……那個提要不是作者為了特意寫的,貌似是她的Giftee看不懂,所以寫的。我只是覺得這個對理解文章有幫助,給翻譯了一下而已。

申請轉載

濯濯:

我想申請轉載Pretty Man到銀青

申請人leeyiin

Re: 申請轉載

> 濯濯:
>
> 我想申請轉載Pretty Man到銀青
>
> 申請人leeyiin


當然可以啦。
嗯,貼一下煉製間的地址幫忙廣告一下吧。

謝謝

謝謝濯濯

No title

…难道这就是那篇传说中的搜索“托比亚”搜索出的PWP!
在银青看到了,那“美人儿”仨字真妙…
那句“没有,什么都没有”效果真是意想不到【叹

ps 我果然现在眼残么为毛还是没在炼制间的翻译区找到它啊TAT

Re: 旧站场

> …难道这就是那篇传说中的搜索“托比亚”搜索出的PWP!
> 在银青看到了,那“美人儿”仨字真妙…
> 那句“没有,什么都没有”效果真是意想不到【叹
>
> ps 我果然现在眼残么为毛还是没在炼制间的翻译区找到它啊TAT

是的啊……远目,我为什么搜个老大叔都能搜到PWP呢,我分明爱清水啊
其实……我自从看到越狱里米帅被TX的时候那一句美人儿就一直对这三个字念念不忘。前天还把卢爸爸当选好莱坞十大恶棍演员的简介给翻成了“美人儿”

PS:呜呜,难道小美人那么没有存在感,羊皮纸的文那么少,他在其中

No title

>PS:呜呜,难道小美人那么没有存在感,羊皮纸的文那么少,他在其中

我已经发现它啦…所以果然是我间歇眼残【掩面
Myself

濯濯

Author:濯濯


濯小孩搬家了。
新的私博在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没有离开废柴兔。这里很好。只是国内的服务器让心脏玩过山车。
短期这里不会放弃。只是门板上的链接会直接转去新家。
以上。

本站所公开发表的一切翻译内容,都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
任何想要转载的个人和网站,都请联系我得到我和原作者的允许。

Howler
Vanishing Cabinet
Two-way Mirror
Sorting Har
  AoT (8)
  GP (3)
Dance to
Flourish and Blotts
硬盘君吃了吐的乱七八糟
❤Click Here❤
Slytherin Fellows
Marauder's Map
Accio
Apparate
Fidelius Charm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