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T] CH-05 Treachery 2010-02-19 4Q

Treachery made a monster out of me...

Please, please get him out of his box.

= =

翻译有授权,转载请申请。需要TXT收藏的亲,我可以提供,但是请抵制无授权TXT文包下载。鞠躬。

↓请戳继续阅读↓


斯内普走进房间之后愣住了。上千种猜测涌入他的头脑,但是他用他坚强的自控力抵御住了冲击。他查看了厨房的情景。四条身子依然悬挂在空中,像是在质问现在的情况。房间本身,橱柜,案板,地板,似乎都毫发未损。盛着鸡肉的大盘子却被一扫而空,只留下几片菜叶漂浮在盘底的酱汁里。

“彻头彻尾的麻瓜,”他从牙缝里挤出声音。他拿出自己的魔杖举在身前。“Reveloso。[注 1]”除了他的厨房绝对的完美无瑕之外没有东西掠过他的感官。他试了试另外一扇门,门打开了。这边截然不同。低沉的交谈声,远远传来的叫声,嘈杂的脚步声——各种街上的噪声——扭曲了熟悉的安静。

他走进卧室,交叉起双臂。窗户洞开着,窗板被非常粗鲁地抵着墙放在地上。就在窗台上,放着一把牛排刀。

斯内普扫了一眼床边的小桌,那一小瓶药水依然放在上面。他对着窗户挥舞了一下魔杖,窗板从地上弹起来挣扎着回到原处。“白痴,”他嘟囔道,依然盯着窗外那一片午后的天空。

= =

“唔没事,”科马克低声说。“他只是塔伤了我鼻子。”

“Medicor[注 2],”金妮说,魔杖对准科马克的鼻子。过了一会儿,另外一个傲罗皱起鼻子打了个喷嚏。

“保佑你,”金妮说。[注 3]

“我们弄丢它了,”科马克沮丧地说。“这个杂种……我就知道他在谋划什么。”艾伦和李苏走过来,看起来受到很大惊吓。金妮考虑要不要给他们一个震惊缓和咒[a shock-buffer spell],但是转念一想还是作罢了。冲击已经被严峻坚决的表情逼到边缘。这儿没有赫敏的人一切都是徒劳,她想。

“实际上我们还没有失败,”金妮说。

科马克皱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我对他施了一个追踪魔咒。”

他瞪着她。“你?”难以置信、得意洋洋和不悦的戒备扭曲了他脸上的表情。“你从哪学会的?”

“凤凰社,”金妮说,在最后一刻努力组织自己再加上一句——真正的凤凰社。她转向两位魔法专家。“你们两个能回朗伊尔城么?[注 4]”

艾伦和李苏交换了一个眼神。“可以,”李苏说。

“很好,”金妮说。“你们回去向赫敏报告都发生了什么。还有告诉他我给米塔维利施了一个Consecto。[注 5]”

李苏看着艾伦。“好,我们会的。”艾伦隔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金妮能从中感觉到他微微的不情愿。

“我们会的,”他也说道。两个人匆匆骑上扫帚。

科马克交叉起双臂又放开,他不耐烦的时候总是这样坐立不安。“那么它是怎么运作的?”

“它有点耍小聪明,”金妮说,有那么一会儿她被艾伦消失在风雪中之前的最后回望分了神。“它也不是很安全,所以赫敏没有把它引入广泛使用。”她停顿了一下,决定没有必要告诉科马克Consecto会使用非常危险的灵魂魔法。“确保没有……怪物或者其他的东西过来。她说。”

“什么?”科马克说。

“我要追踪他,”她说。“掩护我。”

她把魔杖举在空中。犹豫了一下,她脱掉左手的手套捡起一小块冰块。

“我能问下你在做什么么?”科马克说。

金妮耸耸肩。他可能不了解灵魂魔法所以看不懂这么明显的线索。“准备好我自己,”她说。

她猛然把魔杖抵在头上,让她的一缕灵魂顺着魔杖散开围绕着雪地。这一部分总是让她胃里觉得很不舒服,就好像她真的被解开随时都有可能整个魂飞魄散。那一缕灵魂十分真实,她不得不承认她开始像以前一样感觉到病态地紧张,这是这趟旅行以来第一次,可能也是许多年来第一次。

空虚终于减轻了。就像是穿越过无尽的海洋穿梭在在灰尘粒大小的岛屿间。事物开始从雾气中显现出来。短短的一瞬间,她看见米塔维利的脸,在他身后是那块冰块。她像簸扬一样在水中盘旋。他在哪里?应该不在挪威了,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暖和得多。时间在慢慢逝去。她不能再走下去了,她坚持不了太长时间……红色霓虹灯的字出现在她眼前。她屏住呼吸。Donker Lucht[注 6]。它看起来像某种酒吧,她想,或者是夜店。其他的字也显现出来,她疯狂地努力记住它们。Nacht danspartij[注 6]她试图把注意力扭转到其他东西上,但是一种油滑飘忽的感觉控制住她。突如其来的恐惧感把它推开,但是这种感觉冷酷地步步逼近。她呆得太久了。她疯狂地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自己手上——冰块在哪里,她能感觉到么?她能么?……啊,她感觉到了,它就在那里,在边缘,渐渐消失。她从米塔维利身边挣脱,感觉自己一边划过天空一边在消散……她能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微弱的心跳,越来越短浅的呼吸,冰块在手掌里燃烧……她得把注意力集中在冰上……

……她终于回来了,趴在冰上不停地咳嗽干呕。科马克在说话,金妮迟钝地意识到,他在按照他们受训应对受到惊吓的受害者的方式不停地吐露话语。

“金妮!”

科马克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愤怒。金妮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在腿上拍了拍她麻木的左手。“我很好,”她说着,粗鲁地把手套戴上。“你知道什么语言咒语么?或者,知道有什么语言里有‘Donker’这个词?”

科马克炸了眨眼。“你知道他在哪里?”

“我知道他可能在哪,”金妮冷冷地说。“事实上,我知道我们下面该做什么。”

“你可不能再用那个咒语,”科马克断然地说。“你看起来就像是经受了夺魂咒和钻心咒混合的某个咒语。”

“是啊,”金妮说,对那段回忆感到有点不舒服。她吃力地走到他们的扫帚边拿起一把。“我们要回傲罗办公室,查看一下登记在册的交易噼啪可/卡/因的夜店。”

“他在其中某一家?”

“他最好在,”金妮说。科马克是对的,她可不想再施展一次那个咒语。

他们花了一个小时左右回到傲罗办公室。朗伊尔城处在一篇混乱之中——四个麻瓜目睹了女巫们在光天化日之下骑着扫帚横冲直闯,他们正准备报告给当地的报纸。仓促地抹去了他们的记忆之后,金妮和科马克匆匆忙忙地继续旅程,幻影移行穿过相当广阔的海面。从他们在奥斯陆受到的接待来看,艾伦和李苏显然也这样做了。这让金妮不由得有点对他们刮目相看——不过,她想,应该提醒他们飞的时候给自己施一个合适的忽略咒。

他们到达傲罗办公室的时候,那里正值午夜,寥寥无人。“Boss在哪呢?”金妮对着房间里的人说,她在门口让到一边让科马克也能进来。“他还没回家吧?现在才……”她扫了时钟一眼。“11:30了。该死。”

一颗紫色的头从金属隔板上探出来。“嘿,金妮,”唐克斯说。“你走运了。杰克正和赫敏在一起。我想他在等你们两个。”

“好的,”金妮说。她大步走到公告板前,取下一扎钉在墙上的羊皮纸。

“听说你们两个在北方遇到点小麻烦,”唐克斯说,手里转着一根羽毛笔,她的头发慢慢地变成了粉红色。

“你可以这么说,”金妮严肃地说。

唐克斯捕捉到金妮的言外之意。“不是什么方便写进报告里的,是么?”

“倒也不是,”金妮叹了口气。

他们走下走廊,科马克在休息室里停了一下给自己倒杯水。金妮短暂地犹豫之后也走进去泡了一杯咖啡。

她走进赫敏的办公室,感觉稍微打起点精神。杰克•戴米坐在赫敏对面的椅子上,身体倚着桌子,嘴上摇摇欲坠地挂着烟斗。赫敏抬起头,立刻在她的肚子允许的范围内尽快站了起来。

“金妮!你没事吧?还有没有头晕,恶心,随便什么不良反应?”

金妮摇摇头。“我没事。”

“要巧克力么?”赫敏转身去够书桌的抽屉。“我这儿有点蜂蜜公爵的巧克力……”

“不,我喝过咖啡了。嘿,Boss,”金妮说,现在才向杰克•戴米打招呼,他现在脸上一副“我想知道么”的表情。“我能用下名单么?”

“我看不出有何不可,”他干巴巴地说。

“谢谢Boss。赫敏,有羽毛笔么?”

她接过来,在左上方的虚线上小心地写下她记得的:Donker Lucht。羊皮纸自己皱缩折叠起来,翻到第三页。在一个条目上出现了一个弯弯曲曲的黑色框子。

“荷兰,阿姆斯特丹,”金妮喃喃地念道。

“Consecto带你去了那里?”赫敏说。

“是,”金妮说。他可能已经不在那里了,但是每个人都知道,她肯定。不过这依然是个好线索。她耐心地等待着。赫敏和杰克•戴米交换了一个眼神。

“冰块现在在约克郡的某处,”赫敏说。她指向桌角,金妮看到了那个熟悉装着澄清的金色液体的钵。她靠近魔力仪,那根针依然静静地漂浮着,和她记忆中没有什么差别。

“但是你们本应该跟着米塔维利,”戴米说。他从背心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重新填满他的烟斗。“我们不知道他们在约克郡哪里,这个米塔维利也许能给我们一点线索。他看起来是的难对付的家伙么?”

“他挥拳不错,”科马克有点沮丧地说。“但是除此之外……”

“他很有才,但是没有什么我们不能对付的,”金妮说。

“需要我事先照会荷兰魔法部么?”戴米说。

“好主意,”赫敏说。“不过有可能你想暂时秘而不宣,如果他们问起来,就告诉他们这个……这个东西有多么重要。”她捕捉到金妮的目光。“艾伦和李苏说冰块里看起来有个人。”

金妮点点头,和科马克交换了一个眼神。“没错,”她说。

赫敏靠在椅背上摇摇头。“这……真是难以置信。几乎——不可能。”她眼睛里露出一种超然的神情。她在思考在计算,金妮想,从凤凰社总部的陈旧回忆中认出了那个表情。

“如果就这些,那么我们就回去了,”金妮说。也许该再来一杯咖啡,她想。她能感觉到疲惫在她的意识边缘咬噬。斯瓦尔巴群岛四周一片近乎古怪的荒凉让前一晚她睡得不太好,她浑身的肌肉仿佛被肾上腺素点燃了在缓缓燃烧一般烧灼地疼痛。

“等一下,”赫敏说,从沉思中惊醒。“别再用Consecto了,金妮。我们现在有了魔力仪。没有米塔维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金妮点点头。

“Aura patronicor tu[注 7],”赫敏说着,她的壁炉里窜起一小簇绿色的火焰。

“那是我的台词,格兰杰,”杰克•戴米嘟囔道。“你们两个,小心点。”

“谢谢Boss,”金妮说,科马克附和了一句,说着他们离开了办公室。

= =

[注1] 拉丁文revelo是显现的意思,JKR的咒语原形立现是Specialis revelio,这里为作者杜撰的咒语。

[注 2] Medicor拉丁文治愈的意思。作者杜撰的咒语。

[注 3] bless you,类似于在中国小孩子打喷嚏大人会说一句长命百岁的用法。

[注 4] Longyearbyen 挪威属地斯瓦尔巴群岛的首府。

[注 5] consecto,作者杜撰的咒语,语源疑为拉丁文的consector,意为追踪、追寻。

[注 6] 这里是荷兰语,Donker为黑暗的,Lucht为天空。但是对于这个短语,google翻译为深航。Nacht为夜,Danspartj为舞会。某猜测是夜总会之类的场所。某濯荷兰语一窍不通……

[注 7] 拉丁文,愿上天庇佑你。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Myself

濯濯

Author:濯濯


濯小孩搬家了。
新的私博在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没有离开废柴兔。这里很好。只是国内的服务器让心脏玩过山车。
短期这里不会放弃。只是门板上的链接会直接转去新家。
以上。

本站所公开发表的一切翻译内容,都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
任何想要转载的个人和网站,都请联系我得到我和原作者的允许。

Howler
Vanishing Cabinet
Two-way Mirror
Sorting Har
  AoT (8)
  GP (3)
Dance to
Flourish and Blotts
硬盘君吃了吐的乱七八糟
❤Click Here❤
Slytherin Fellows
Marauder's Map
Accio
Apparate
Fidelius Charm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