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I have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有感于最近自己和友人的若干遭遇。

胡言乱语有,颠三倒四有,无病呻吟有。

= =

BGM



OWC
by Kent

Kent始终是迷雾里的乐队,我们拨开好几层纱还是看不透他。
来自瑞典,先天的语言屏障使Kent与英语系国家(或依赖英语资讯的其他地区)总是处著隔阂。
他们曾将两张专辑: Isola、Hagnesta Hill翻唱成英文版本,至于其他作品,包括最新专辑Du & Jag D?den都只有瑞典文版。官方网页也一概是瑞典文,我们很难深入了解什么。
Swiss rock?如果有这么一个名字,Kent应该是其中之一吧,简单的吉他,厚重的鼓点儿,缓慢的节奏配上主唱慵懒又带着灵性的声音。

I love that special smell
When the sun shines down
After the rain
I remember how I felt
When I closed the files
Where I saved smiles
I made my bed and packed my gear
I don't know what it's worth
But I'm still here
I'll shave my head and volunteer
Am I closer now
What was that
I just couldn't hear

= =

如果愿意分享我的怨念,↓请戳继续阅读↓




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我形容自己是——在现实中是一个旁观者,在网络上是一只游魂。

除了一二知心好友,与他人几乎没有交集。日记里的内容除了伤春悲秋就是冷眼旁观。哪怕看不清楚也要努力把自己从这个世界抽离出来,观望着,好像事不关己。

在网络上更是完全地隔绝。除了E-mail再无别的ID,只接受信息,从不发布信息。

曾经我以此自豪。




多少总是不甘寂寞的。很快就开始了论坛和Blogger的生活。但是现实中依然只有一二个闺蜜。一个认识了十五六年,一个认识了七八年。交友的圈子,大概就这么多。

在线上去也是很安定的。这么多年来,开过4个博客。百度空间,因为一点私人原因弃了;新浪博客,因为不堪骚扰弃了;博客大巴,因为前段时间祥瑞弃了;现在,这里,废柴兔。

混迹论坛的ID,用过2个,啊不,还有一个英文ID,用来混国外的坛子。

我就是这么恋旧。




现实生活中这么深居简出,肯定是会被长辈们说教。

你应该多和其他的人结交。你怎么就认准一两个朋友了呢。你也应该多出门走动走动。你看看你这么大了还能迷路。你啊你。

你每天对着电脑的时间太长了吧。让你出门怎么就那么难。你也该学着自己打扮自己了。你这孩子怎么连场面话都不会说。你啊你。




我啊我,我怎么了呢?

我只是喜欢熟悉的地方,喜欢了解的人,喜欢和别人讨论共同的话题,喜欢爱上什么就变身无尾熊抱住了不松手。这是我的生活方式。

这么任性的理由一定会被念,我很有自知之明。

知道现实就是我不喜欢什么它越会给我什么的那种,没有鸵鸟没有逃避。试过放下自己的心态努力做个局内人,但是好累。

好累不是不做的借口。是的,我知道。不然我怎么会强迫自己去参加同学聚会,强迫自己和陌生人没话找话,强迫自己报名去参加团队活动。




可是,我还是想在能随心所欲的时候做喜欢的自己。

所以我不再深深潜在海底,浮出水面,做一点自己喜欢别人也喜欢的事情。比如翻译。




除了一个人以外,现实中认识的人没有知道我在做的事情。哪怕我曾经翻译到瓶颈的时候对着屏幕潸然泪下,也没有人知道崩溃的原因。

大概因为我平时就是这样一个神秘主义的人吧。倒也不是我故意隐瞒,只是如果说了你们听不懂,我为什么还要浪费活动口舌的那些卡路里呢?

啊啊,我说ACG,你们问那是什么,那有什么。我说耽美,你们说哦这个好恶心。我说音乐,你们说你的品味真奇怪。我说电驴和版权,你们说还好啦土豆上的就很不错。我说web 2.0,你们说好麻烦QQ不就好了么。……够了,没有必要列举下去倒显得我自己很矫情。

唯一一个知道的人,是和我拥有绝大多数共同话题的人,是我认识那么久——从孩提用别在胸口的手帕抹鼻涕的时候就开始的手帕交——依然觉得时刻有惊喜,愿意和他在一起的人。




翻译以来,认识了许许多多的友人。Online的那种。

第一次我的圈子从那两位闺蜜拓展开。曾经和人做过博友,同在一个博客服务商开博,相似的际遇,默契地只是关注着对方的更新,在每一篇的消沉后面跟上鼓励的话,在每一次小小的欣喜后面轻轻地添一朵花。但要说第一位真的开始结交的,当数衣衣。

交友圈过窄,于是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也不会勾搭不敢勾搭,甚至没有想过要勾搭。

大概也是衣衣,从她开始我学着接近这个圈子,认识了一批同好,继续翻译下去。这样的翻译很欢乐,比起以前很多时候自己翻了什么东西,随手丢在硬盘深处,或者互联网的某个角落,收获的感情近乎狂喜。




愈发觉得,这个世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是真实。

一直闷闷地去参加聚会,我可以突然某天抽风,拿过麦来无论你们点什么我都能唱都会唱。可是这样得到的赞叹,只是让我莫名其妙地介怀,我都可以理解你们在High什么,为什么你们不曾试图了解我只是想宅着。

这种心情中的喜悦,甚至比不上看到论坛上某个催稿的跟帖中萌生的热度。

其实有点矫揉造作的感觉,不过,就是这样。




所以喜欢在坛子上趴着,哪怕不看贴不发文不做任何事情,也时不时地去刷一遍。只有认真翻译的时候才能停下来。喜欢这里。Fall in love. Lose my heart.

对于不喜欢的事情,忍耐,闭口不语,内心狂吐槽,维持微笑不走形。You have the authority invested by Reality, and I have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做不到两条平行线永远风马牛不相及,但是这一刻,不会让你打扰我的平静。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跟你聊天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你隐蔽自己的特性……
治愈的话今天在Q上告诉你了~打开心才能看到你的星辰大海哦=3=
Myself

濯濯

Author:濯濯


濯小孩搬家了。
新的私博在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没有离开废柴兔。这里很好。只是国内的服务器让心脏玩过山车。
短期这里不会放弃。只是门板上的链接会直接转去新家。
以上。

本站所公开发表的一切翻译内容,都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
任何想要转载的个人和网站,都请联系我得到我和原作者的允许。

Howler
Vanishing Cabinet
Two-way Mirror
Sorting Har
  AoT (8)
  GP (3)
Dance to
Flourish and Blotts
硬盘君吃了吐的乱七八糟
❤Click Here❤
Slytherin Fellows
Marauder's Map
Accio
Apparate
Fidelius Charm

和此人成为好友